女主是顾欢的小说名为《萌宝娇妻太难宠》,是知名作家琉璃盏的原创书,讲述了北冥墨顾欢的故事,请欣赏内容节选:菲儿此刻心在不断的狂跳,她不知道北冥墨叫她过是什么事。毕竟是做贼心虚,手不自觉的伸进了口袋,紧紧攥着那只u盘手心都溢出了汗水,甚至把u盘都弄湿了。

萌妻太萌总裁宠不过瘾女主顾欢男主北冥墨抢先阅读

推荐指数:1分

萌宝娇妻太难宠萌妻太萌总裁宠不过瘾

洛翰看到北冥墨来了,虽然他没有真正见到过北冥墨,但也能经常从报刊杂志上看到一些关于他的报道。

他站起身来,微微向北冥墨点了点头:“北冥总你好。”

北冥墨微微点了下头,然后上下打量了一遍洛翰。

不由得微微一皱眉,对刑火说:“我怎么看不出他那点,像你说的那么优秀呢?”

他就是这样,当着人家的面,却一点面子也不人家留。

还没等刑火说话,江慧心又把话接过来了:“墨,你放心吧。洛先生的资历我是见过了。而且,洛先生的家世也是小有名气的。”

北冥墨听江慧心这么一说,这才点了点头。然后对洋洋说:“老师我已经给你请来了,要怎么学就看你了。如果这个期末你拿不到全班第一的话,你自己就看着办吧。”

洋洋低下头,小声应了一声。

洛翰对北冥墨说:“北冥总,你就放心吧。通过这一下午的接触,我现小少爷是很聪明的,甚至比普通的孩子都聪明。”

北冥墨端起碗:“行了,现在什么也不多说了。等到期末考试后再见分晓。”

说到这里,他看了看在坐的人,微微一皱眉:“菲儿怎么不在?”

江慧心本来就对菲儿有意见,北冥墨这么一问,她就故意摆出一副很不高兴的样子:“她呀,就在你刚回来后,她就拿着一个箱子下来了。我让她先看看你,她可好,理都没理就匆匆出去了。墨你说说,她这还没进门呢,就对我这婆婆还有你这老公就待诏不理的,等进门后那还得了?我看你呀,应该趁结婚前好好想想,到底要不要娶这个女人回来。”

北冥墨皱了皱眉头:“玲姨,你放心吧。等她回来我会问她个明白,然后让她向你端茶认错。”

1o79,江慧心的更年期

江慧心一副不稀罕的样子,摆了摆手:“墨,要不要她给我端茶认错,倒是无所谓。只是我看不过去的是,她对你也显得那么不在乎。”

江慧心刚说到这里,就听到北冥晏在餐厅门口说:“老妈,你还有完没完了。家丑不可外扬,好好的一顿饭你非要搅合的大家都吃得不开心,你才高兴啊。”

江慧心不干了,瞪着北冥晏说:“你这个臭小子,我这是提醒你二哥好好的管教一下那个女人,这也是为他好。再说了,洛先生作为洋洋的老师,也算不上是外人。”

说着江慧心转头看向洛翰:“洛先生,你说我刚才的话有没有道理。”

洛翰冷不丁的被问了这么一句,还真是有些不知所措了:“这……,北冥夫人,我认为还是一家人以和为贵,以和为贵啊。”

说到这里,他低头看了看表,然后站起身,有些歉意的对北冥墨和江慧心说:“感谢北冥总和北冥老夫人对我的盛情款待,只不过我现在还有一些事情,我就先告辞了。”

然后低头看着洋洋:“洋洋,你晚上把我下午交给你的巩固一遍,然后早点睡觉。明天我再来检查你到底忘没忘,如果忘了的话会有惩罚,要是没有忘的话有奖励。”

洋洋顿时来了精神:“你就放心吧,明天就等着给我奖励吧。”

洛翰满意的点了点头:“这还差不多。”

然后抬起头对在坐的人点了点头:“各位,先慢用。”

没给江慧心挽留的机会,转身离开了北冥家。

北冥晏手里拿着毛巾,不断的擦着湿漉漉的头:“老妈,这就是你干的好事本来就是请洋洋的老师吃饭,结果被请的人却被你给说跑了。”

江慧心真是哑巴吃黄连:“墨,你说我刚才说的那些话对不对。我这可都是为你好啊。”

“得,得,得……老妈,你还想把二哥再挤兑走你才安心啊。都是多大的人了,怎么更年期还没结束啊。你要是再说一句,我就马上转身离开这里,躲个耳根子清净。”北冥晏也真是有些心烦了。

还别说,北冥晏的这招还真好使,江慧心干张着嘴,动了动硬是把话给咽了回去。

只是北冥晏坐到了她身边后,她一手揪住了他的耳朵。

北冥晏大叫道:“老妈松手啊,疼,疼……”

*

吃过了晚饭,北冥墨带着刑火来到了自己的书房。

当他看到办公桌上的电脑的时候,眉头微微的一皱。

这时候就听到佣人们说了一句:“菲儿小姐,你回来了。”

北冥墨对刑火说:“你把她叫进来。”

刑火点了点头后转身出去了。

从外面回来的正是菲儿,此刻她的手里已经没有了那个箱子。

“菲儿小姐,主子叫你到他的书房里一趟。”刑火走到她的面前说。

菲儿本来就很紧张的心,立刻就提到了嗓子眼上。

“好的,你告诉墨,我换件衣服就会过来。”菲儿说着,快的跑上楼去。

回到屋子里,她把房门一关这才长长出了一口气。

1o8o,心里的鬼

菲儿此刻心在不断的狂跳,她不知道北冥墨叫她过是什么事。

毕竟是做贼心虚,手不自觉的伸进了口袋,紧紧攥着那只u盘手心都溢出了汗水,甚至把u盘都弄湿了。

“笃笃……”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菲儿小姐,需要帮忙吗?”门外传来了刑火的声音,他看到菲儿进入房间后久久不出来,敲敲房门提醒他一下。

菲儿急忙打开衣柜,故意弄出一些声响。然后对着门说:“我先换件衣服,刑先生你先稍等我一会。”

她急匆匆的换了一身衣服,将之前的丢在床上,最后还不忘了把换下来衣服兜里的u盘带在身上。

这件东西真的是对她来说至关重要,只有在自己身上,她才会觉得保险一些。

等到一切都收拾的差不多了,她走到门口深吸一口气稳了稳心神后打开门。

只见刑火正站在自己的门口。

菲儿对他微微一笑:“对不起,让你等这么长时间了。”

刑火也微微冲他点了点头:“菲儿小姐,我们可以走了吗?”

菲儿点了点头,然后往北冥墨的书房走去。

刑火则跟在了她的身后。

等她到了北冥墨的书房门口的时候,她伸出准备推开门的手微微的顿了一下。最后她还是把心一横,闭着眼将门推开了。

只见北冥墨正坐在办工作的后面,他的那冷峻的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鹰一般的眸子紧紧的盯着她。

这让菲儿不由得全身打了一个冷颤。

“墨,你找我有事?”菲儿的声音显得是那么的胆怯而无力。

“还请菲儿小姐进去和主子说话。”身后刑火的声音如幽灵般的在她耳边响起。

菲儿迈着小碎步,一步一步的往书房里挪。

书房里的气氛显得如此冰冷,冷的她似乎感觉到自己,呼出来的气都会冒出一片白雾。

“咔吧……”

关门的声音让菲儿的心脏开始狂跳不止。

看着面前北冥墨的样子,她似乎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她在狐疑,是不是北冥墨现了什么?但是这种想法立刻就被自己给否定了。

“墨,你找我有什么事吗?”菲儿缓缓走到办公桌前,小心翼翼的问他。

北冥墨看了她一眼,然后冷冷的说:“听玲姨说你中午身体不舒服,没有下来吃饭。”

菲儿点了点头:“我那会觉得有点肚子疼,不过现在没事了。”

“既然你肚子痛,那下午还出去做什么?而且你还动了我的电脑。”北冥墨说着,一只手放在桌子上,手指不断的扣响桌子。

“笃……笃……笃……”

这声音如同是悬在菲儿头顶上倒计时的钟。

菲儿此刻脸色已经微微的变了,她又下意识的将手伸进口袋,紧紧攥着那只u盘。然后结结巴巴的说:“我,我下午觉得好些了,正好有朋友叫我出去。至于看你的电脑……”

她眼珠一转“那是因为我一个人在家太无聊了,正好听朋友说最近有个视频在网上特别火,所以我想看看。”

1o81,紧关节要

北冥墨为毛挑了挑“哦?”,菲儿将手手插在口袋里的小动作,也瞒不过他的一双眸子。

“你这口袋里装的是什么?”

北冥墨的这一句话,让菲儿的脸彻底的变颜变色了,她似乎感觉到了额头已经有汗冒了出来。

但是将脸微微低下了一些:“没,没装什么。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玩意。”

菲儿越是这样,北冥墨就越觉得她心里有鬼。但是他还故作轻松的说道:“既然是个不起眼的小玩意,就拿出来看看。”

说着,他给菲儿身后站着的刑火使了一个颜色,刑火点点头表示明白了。他走到菲儿身边,将手掌一摊:“菲儿小姐,有什么就请交出来吧。”

菲儿此刻心里一翻个,她后悔为什么把这个u盘放在身上,而不是在看完那视频之后就把它给毁掉。

全文阅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