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瘫先生免费阅读顾欢第402章

  • A+
所属分类:都市小说
摘要

推荐指数:1分 这句话正是北冥亦枫最想听到的,他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老余不用这么着急,我有的是耐心等。”

琉璃盏作品集,琉璃盏最新作品《萌宝娇妻太难宠》讲的是北冥墨顾欢之间的故事,书中写到:北冥墨微微的点了点头:“来北冥氏十年了,那你也算得上是北冥氏的老臣子了。”老余连连摆手:“北冥总言重了,比起老黄、老夏他们来说我还是个新人。”

面瘫先生免费阅读顾欢第402章

推荐指数:1分

萌宝娇妻太难宠面瘫先生免费阅读顾欢

这句话正是北冥亦枫最想听到的,他的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丝得意的微笑:“老余不用这么着急,我有的是耐心等。”

他本来还想,北冥墨要是百般阻拦,自己该采取什么应对手段。

可现在看来,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北冥墨,也不过如此。

只不过北冥亦枫还没得意多久,接下来的一系列的话就如同一盆冷水泼在了他的头上。

北冥墨看着老余说:“老余,你来北冥氏几年了?”

老余扶了扶他那副黑边眼镜:“北冥总,我来北冥氏时间不长,也就是差不多十年而已。”

北冥墨微微的点了点头:“来北冥氏十年了,那你也算得上是北冥氏的老臣子了。”

老余连连摆手:“北冥总言重了,比起老黄、老夏他们来说我还是个新人。”

北冥墨接着说:“设计部存在的问题,我决定就这么解决好了。”他指了指北冥亦枫:“以后就由他……”

北冥亦枫就等着北冥墨说“以后就由他来接替你的工作。”了。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

北冥墨说:“以后就由他作为你手下的员工,任你调遣。”

这句话一出口,北冥亦枫和老余都愣住了。

老余连忙站起来,他一脸的难色,脑门子汗都出来了:“北冥总,我自知资历尚浅,北冥少爷又那么有才干,何必还要我领导他呢,我甘愿在他的手下,做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就可以了。”

老余说的其实也不无道理。而且这几次他们叔侄之间的交锋,他也看的出来这分明就是他们之间的争斗,现在又无辜的把自己给卷了进来,这是招谁惹谁了。

北冥亦枫还是反应快些,他几步走到了老余的身后,双手轻轻的压着老余的肩膀,让他坐下。

然后面带微笑着说:“老余,你怎么能这么说。我毕竟在这里还是个新人,你作为北冥氏的老员工还是有必要多提点提点我的。记住,不要把我当作是北冥家少爷,北冥家人的身份在北冥氏是不好使的。”

老余也尴尬的点了点头:“北冥少爷,谈不上提点。在今后的工作中咱们还是相互提点。”

“那我们就鼓掌欢迎一下,咱们北冥氏的第二大股东,甘心屈居为设计部的一个新进小员工。”北冥墨说罢自己带头鼓起掌来。

在坐的其他人都尴尬的带着笑容,跟着北冥墨一起鼓掌。

看今日的一番场面,就能联想到今后的日子,这叔侄俩还有多少过招,又要牵连多少人。

还是秉承着一句话:“少说话多做事,唯有这样才能在这样的局势下留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1o85,北冥墨被气走了

“好了,话也说到了这个份上,设计部的事情也算是有了一些解决。那我就静观后效了。”北冥墨说着站起身准备离开。

这时候北冥亦枫笑着走到了北冥墨的面前:“二叔,以后你也别总忙其他事情,也多多关注一下我们设计部的工作。不然,我估计你会错过很多精彩的东西。”

北冥墨冷冷的看着北冥亦枫:“我还以为你在设计部,会像只老鼠一样。没想到你有胆。行,既然你提出了这样的想法,我就不驳你面子了。你最好做的干净利落,不要让我抓住点什么。”

“哼哼,好说好说。”北冥亦枫略显轻松的说道。

然乎他又将身子转向会议桌:“对了,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明天就是我二叔北冥总的大婚之日,咱们是不是先要预祝他新婚快乐,和貌美如花的二婶抬头偕老啊。”

话音落下北冥亦枫开始带头鼓掌,在坐的人也都站起身来对北冥墨鼓掌。

刑火眉头微微一皱,他知道北冥亦枫这分明是当众想出主子的丑。

他担心的看了一眼主子,只见北冥墨将手捏成拳头,而且是捏了又捏。

刑火暗自埋怨北冥亦枫,又担心主子会真的控制不住自己,当着众人的面挥拳打向北冥亦枫。

不过还好,他所担心事情始终没有生。

北冥墨看了北冥亦枫一眼之后,扭头对刑火说:“我们走。”

说完,他带着刑火离开了会议室。

北冥亦枫看着北冥墨愤然的离开,眼睛微微一眯,嘴角露出了一丝轻蔑的微笑。

*

北冥亦枫回到自己的住所,按捺不住自己今天成功的打击到了北冥墨的兴奋,拿过一瓶红酒和一只空酒杯,将他们放在了茶几上。

然后坐到沙上,舒展了一下自己的筋骨。

被北冥墨压制了这么久,终于有机会翻身了。

这时候,他的电话再次响起。

北冥亦枫不用看就知道是谁打来的,其实他很反感这个人整天如鬼影一般的盯着自己。

这让他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被人操控的提线木偶一般。

不过今天他的心情大好,随手拿过电话:“有什么事情,快说。”

“呵呵,今天你成功的把北冥墨气走了,难到不值得庆祝一下吗?”棒球帽男人坐在沙里说到。

北冥亦枫拿起酒杯,轻轻的敲了敲酒瓶。

玻璃出了清脆的碰撞声。

然后说道:“你听到没,我现在正开红酒庆祝呢。要不要过来和我一起喝两杯?”

北冥亦枫虽然和棒球帽男人经常通电话,但是他也从没有见过这个人究竟长什么样子。

而且虽然知道这个神秘的人,在无时无刻的监视着自己。

他也很想把这个人找出来,但是始终还是以失败而告终。因为这个人始终是飘忽不定,本来以为就在眼前的时候,他却用一个在千里之外的电话让他的线索中断。

索性,爱谁谁了。只要能帮着自己重新夺回北冥氏,那就是可以作为拍档的。

而且,还有个最重要的就是:还有把柄在人家手里,不得不和他合作啊……

1o86,心事

接到北冥亦枫的邀请,棒球帽男人只是在电话听筒的那一端,出了几声干笑:“北冥少爷,你还是自己庆祝吧。我要是去了估计会打击你的雅兴。好了,我也不多说了,那比账我们会酌情考虑给令尊算少点利息。”

在通话到了最后,棒球帽男人似警告又似诱惑的说了一句:“只要你们父子俩乖乖的听我们的话,咱们之间就会是双赢,否则……”他拖了一个长腔,然后说道“吃亏的始终只有你们!”话音落下,就听到的是听筒传来的忙音了。

北冥亦枫将手机放在了一边,然后倒了满满的一杯红酒,一仰头喝了个干干净净。

然后离开了自己的住所,开车去了一处位于在a市城边的一套别墅。

这里是北冥飞远在a市的最后落脚点,他和兰念正是住在这里。

北冥亦枫进了门,兰念急忙迎了上来,看着儿子的神情,还有身上微微散出来的酒气,不由得使她微微的一皱眉。

哪个当妈的不心疼儿子,她有些过瘾不去的说道:“亦枫,为了你爸的事情真是难为你了。”

北冥亦枫看着母亲,眼中的那分戾气瞬间消散了:“妈,不要这么说。父债子偿天经地义,而且这也不单单是这一点,还有的就是恩怨。”

说到这里,北冥亦枫向四处张望了一下:“妈,我爸呢?”

兰念叹了口气:“他说心情不好,开车出去透透气,已经走了好一会了。”

北冥亦枫点了点头,扶着兰念的肩膀到沙前坐下,关切的问:“那帮人没有再来骚扰过你和爸吧?”

兰念摇了摇头。

*

北冥墨带着刑火出了北冥氏集团,一上车就吩咐刑火,叫人把夜魔大酒店的婚礼现场换成,距酒店只有一街之隔的私家园林中,一片绿水环绕的草地上举行。

刑火也很快的安排人布置,当一切安排妥当之后,他忍不住问北冥墨:“主子,为什么要到那里举行,在酒店举行不是很好吗?”

北冥墨轻轻的摇了摇头:“我只想在这里办一个简单的婚礼,一个不需要有任何的外人参与的婚礼。”

刑火一听,暗自皱了皱眉头。北冥氏,在a市的声望之大,尤其是北冥墨准备在夜魔大酒店举行婚礼的事情,已经有很多媒体都有耳闻了。

之所以如今市面上,他们都还没做相关的报道,都是因为刑火在背后尽力的把控着全局。

现在突然要换地方,真是给了刑火一个措手不及。看来只有事后自己再去处理媒体方面的事情了。

“主子,那我们这是准备去哪里?”刑火问。

“去医院。”北冥墨淡淡的说了一句。

*

北冥老爷子的病情这两天似乎有了改观,前天经过了一次治疗之后,昨天没有任何人的打扰,身体休息的很好。今天他的手脚动作幅度能大了不少之外,口齿也清晰了些。

当北冥墨带着刑火到了病房的时候,值班的医生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

北冥墨这才满天的愁云消散了一些。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