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北冥墨的小说免费阅读第403章

  • A+
所属分类:都市小说
摘要

推荐指数:1分 刑火守在观察室里,北冥墨一个人走进了病房。 这会北冥老爷子正在闭目休息,但是外面的说话声还是让他醒了过来。

《萌宝娇妻太难宠》讲的是北冥墨顾欢的故事,是作者琉璃盏最新著作,《萌宝娇妻太难宠》精彩内容抢先看:虽然是这样,北冥政天还是对自己的孙子重新回到北冥氏,而感到了一丝的欣慰,毕竟当初北冥墨敢他们一家出去的时候,自己却为他们做不了什么。

关于北冥墨的小说免费阅读第403章

推荐指数:1分

萌宝娇妻太难宠关于北冥墨的小说免费阅读

刑火守在观察室里,北冥墨一个人走进了病房。

这会北冥老爷子正在闭目休息,但是外面的说话声还是让他醒了过来。

当北冥老爷子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看到北冥墨此刻就站在了自己的身边。

“二……你来了……”他说着,缓缓的伸出手,想要拉住北冥墨。

北冥墨走到北冥老爷子面前,伸手抓住了他的手,他已经感觉到父亲的手已经开始有了些力气。

“爸,我来了。听医生说你的病情,现在已经开始有好转了,很快的你就可以回家了。”北冥墨拉了一把椅子,坐在了他的身边。

回家,对于重病的北冥老爷子来说,真的是一件很渴望的。但是渴望之余他又有些不愿回去。

曾经的北冥家,老伴、三个儿子还有小孙子们都在自己的身边。虽然时常会生一些不愉快,但是一家人整整齐齐。

可是如今……

“爸,先别想那些以前的事情了。”北冥墨安慰着北冥老爷子,但是他的脸上有一抹浓重的色彩。

“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烦恼?”北冥老爷子还是看出了北冥墨有心事。

北冥墨摇了摇头:“我这里一切都好,而且亦枫已经进入了北冥氏的设计部工作了。”

这让北冥老爷子感到了一些惊奇和意外。

他知道当初北冥墨和他打赌,拿走了老大的所有股份,而且将他们都踢出了北冥氏。

但是如今,能亲耳听到从二儿子嘴里说出北冥亦枫进入北冥氏,凭他对北冥墨的了解,肯定这件事背后不是那么的简单。

虽然是这样,北冥政天还是对自己的孙子重新回到北冥氏,而感到了一丝的欣慰,毕竟当初北冥墨敢他们一家出去的时候,自己却为他们做不了什么。

“亦枫,是个好孩子。二,你要好好的,提点他。”这是北冥政天以父亲的身份托付北冥墨的事,这也是北冥政天作为爷爷能为北冥亦枫唯一能做的一件事。

北冥墨点了点头:“爸,你放心吧,我会看紧他的。”

他并没有在北冥老爷子面前说出,北冥亦枫是受人利用才进入的北冥氏。

他知道如果说出来,让父亲知道带头对付北冥氏的人,正是他曾经很疼爱的孙子北冥亦枫。

以北冥老爷子的性格肯定会气出来个好歹,刚刚好转的病情也许会急转直下。要是那样,治愈的可能性将不复存在。

北冥墨能做到的,就是把这件事情淡而化之。

今后有什么样的情况,他一肩承担。

北冥政天紧紧握着北冥墨的手:“二,北冥氏靠你,辛苦了。”

北冥墨露出一丝微笑,他轻轻的摇了摇头:“爸,这是我应该做的,一点都不辛苦。只不过以前靠你一个人打下北冥氏江山,才是最辛苦的。”

“二,这你就错了,打江山容易,守江山难。北冥氏现在,有多难搞,你不说,我心里也清楚。”北冥老爷子断断续续的说着,他的思维依旧是那么清晰敏捷。

这个时候,值班的一声来到的北冥墨的身边,凑到他的耳边小声说:“北冥先生,探望的时间不短了,北冥老先生该需要休息了。”

北冥墨点了点头,然后对北冥政天说:“爸,我不影响你休息了,改天我再来看你。”

1o88,有人跟踪

北冥整天微微的点了点头,然后有些不舍得松开了儿子的手。

北冥墨转身跟着医生来到了观察室。

他拿着记录本一张张的翻看了一会。

这时候,刑火不动声色的凑到北冥墨的耳边,用只有他们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主子,门外好像有个人。”

北冥墨没有打草惊蛇,依旧保持着看资料的姿势。他对刑火说:“你留在这里,我出去看看。”

他放下手里的资料,猛地一转身,只见门口的黑影一闪就不见了。

北冥墨赶紧拉开门冲了出去,只见在不远处有一个人在向前跑去。

这里是VIp病房区,本来人就没有多少,这时候前面的一个护士冲说了一句:“这里不允许跑动。”然后来拉了他一把。

但是被那个人用力给甩开了,他的度也慢了不少。

趁这个空档,北冥墨紧追几步,离那个人越来越近了。

北冥墨越追越近,就越觉得前面人的身形就越眼熟。

那人最后慌不择路的跑进了紧急通道,但是他没有往下面跑,反而向上跑去。

北冥墨也紧跟着上去。

两个人,就在这条狭窄的紧急通道里,一层又一层的向上跑去。

到了最后那人跑上了天台。

北冥墨冷冷的一笑,他要是往下跑可能还不会被他抓到,但是这个人选错了路。

他紧追几步也上了天台。

“咔吧……”北冥墨转身将天台门关上了。

那个人就在前面距离他不到二十米的大楼边缘,看来他已经再也跑不动了。

他背对着北冥墨,弯着腰,双手撑着双腿,在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北冥墨也感到了身体有些累,但是他平常没少锻炼,这样的活动他还是吃得消的。

他很快的平稳了自己的气息,带着一丝的冷笑一步步向着那人走去。

“哼哼,刚才你不是跑得很快吗,怎么不跑了。是不是现已经跑得只剩下前面的悬崖?我可以让开一条路,让你再跑一回。”北冥墨就像是一只猫,他不是单单为了抓这只老鼠,而是在享受这样的一个过程。

那人伸出一只手摆了摆,示意不跑了。

北冥墨真的很看不起这样的对手,还没怎么样就先认输了。

“说吧,你来这里的目的是什么,谁叫你来的?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上次你也来过医院,给我父亲了一张报纸……”北冥墨说到这里,垂着的手已经捏成了一个拳头。

因为就是这张报纸,差点让父亲的治疗前功尽弃。这件事他已经认定不是一个人所为,肯定在这人的背后还有一个指使他的。

这样就能确定和北冥亦枫背后的那个人到底是谁了。

北冥墨一步步的接近前面的人,只是觉得有些奇怪,前面的人似乎已经准备面对自己不再逃跑了。

当他们之间只有十米距离的时候,前面的那个人看来已经调整的差不多了。

他慢慢的直起了身子,缓缓的转过身来。

当北冥墨看到那人的真面目后,先是一愣。

1o89,天台上的对话

北冥墨在一愣之后,就是瞪起眼睛,咬紧牙紧走几步到了那人面前,在那人还没喘韵气的时候,挥起拳头,重重的搭在了那人的脸上。

他的力气用的过于大了,那人一声惨叫之后,被打的倒退出去好几步,然后摔在地上。

北冥墨此刻面沉似水,冰冷的眸子死死盯着地上的人,他把拳头捏的“咯吱吱”的响,一步步走向那人。

那人此刻已经被打得从嘴里吐出血来,而且在里面还有两颗牙。他惊恐的看着一步步向自己逼近的北冥墨,就像是在看死神一般。

他也顾不了痛了,喘着粗气,伸出一只手不停的晃着。

嘴里含着血说道:“墨……别……别……”

那人一边说着,一边向后挪着身子,直到身背后被围栏顶住了,再也无路可去。

北冥墨可没听他的,继续向那人逼近。

居高临下的站在那人面前的时候,他又狠狠的踢了那人一脚。

紧接着又是一声惨叫,鲜血从他的嘴角不断的流出来。

“北冥飞远说吧,今天你在爸的病房外面偷偷的干什么来着。”北冥墨沉着脸,语气犹如末日审判一般的字字震动着北冥飞远的心。

北冥飞远又喘了两口气,断断续续的说道:“我,我是想看看爸。”

“想看爸?”北冥墨眼睛微微一眯,慢慢的蹲下身子“你是想看看爸死没死吧。”

北冥飞远惊恐的连连摆手:“我,我是他的儿子,怎么想盼着爸死呢。”

北冥墨冷冷一笑:“如果你不想盼着爸死,那你干嘛前两天来,偷偷给爸放了一张刊登有姑姑死讯的报纸?你应该知道爸和姑姑表面不和,但是心里还是彼此关心的。”

一提到那张报纸,北冥飞远一脸的迷惑,然后立刻否认:“报纸,你说的什么报纸?姑姑去世了,什么时候的事?”

只是北冥飞远的演技实在是太拙劣了,让北冥墨都懒得去拆穿他。

他的脸猛地凑近北冥飞远的脸,冰冷的眸子紧紧盯着北冥飞远那有些闪烁的眼睛。

然后缓缓的说:“你再说一遍,到底是不是你把报纸放在爸病床上的。”

话音落下,一股寒气席卷了北冥飞远的全身,他有些结巴的说:“我,我没有。”

北冥墨立刻站起身子,一手紧紧的揪住了北冥飞远的衣领,将他给提了起来,然后将他的半截身子推到了栏杆之外。

这里已是十二层的楼顶,虽然比不上摩天大楼,但是耳边呼呼的风声还是让北冥飞远吓得魂都快没有了。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