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从天降总裁请走开百里翰小说在线阅读

  • A+
所属分类:都市小说
摘要

推荐指数:1分 直到她躺着休息,望着天花板,心里还在感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沈哲拿捏她的手段又变高明了啊。

《婚从天降总裁请走开》讲的是百里翰夏冬的故事,是作者迟小宴最新著作,《婚从天降总裁请走开》精彩内容抢先看:纪雨绮倚着柔软的棉被醒来,看到陌生的房间装饰,还以为仍在梦中,闭了闭眼,又用力睁开,昨晚的记忆瞬间回笼,她抱着棉被怔怔地坐了起来,许久之后,无声地叹了口气。

婚从天降总裁请走开百里翰小说在线阅读

推荐指数:1分

婚从天降:总裁请走开第826章 事情不该是这样

直到她躺着休息,望着天花板,心里还在感叹,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沈哲拿捏她的手段又变高明了啊。

隔壁房间,被纪雨绮念叨的某个男人,掏出随身携带的《恋爱笔记》小本本,奋笔疾书:果然如书中所说,女-人喜欢萌物,绮绮也喜欢。写完之后,又想起什么,加了一句,“绮绮耍泼的样子很可爱,唔,生气的样子也很可爱。”

纪雨绮洗完澡,从浴室出来,手机突然响了,传来纪云翰急促不安的声音,“姐,你怎么还没回来,是不是出事了?”

糟糕,只顾着跟沈哲斗法,把这件事给搞忘了,她干笑两声,“我没事,我今晚在朋友家住,不回去了。”

“男的女的?”纪云翰的声音突然变得危险。

纪雨绮一头黑线,犹豫着要不要说谎,纪云翰气急败坏的声音已经响起,“你犹豫了一秒钟,一定是男的,姐,你又交男朋友了?”

什么叫又交男朋友,她一直都是单身好不好!纪雨绮咳嗽一声,连忙道,“你别瞎猜了,是女的啦,对了,阿翰,我把苏哲那三个混蛋送到警察局了,这段时间你小心一点,我担心叶兆贤又找别人来对付你。”纪雨绮试图把话题转开。

“嗯,我知道了,姐,你真厉害,等你明天回来一定要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他话锋一转,又回到上一个话题,“姐,你真的住在女性朋友的家里,没有骗我?”

真是顽固的家伙啊,纪雨绮单手扶着额,“当然啦,不然会在哪里……”

“绮绮——”

纪雨绮惊得从沙发上弹了起来,沈哲,他居然推门而入!

“姐,为什么我听到你那边有男人的声音?”纪云翰暗暗磨牙,姐姐居然欺骗他!

“绮……”纪雨绮飞快地扑到沈哲身上,用左手紧紧捂住他的嘴巴,将他即将脱口的话堵了回去,然后对着手机那边的人干笑,“阿翰,刚才是我朋友的哥哥在说话,要是没什么事,我先挂啦,拜拜。”

不等纪云翰再说什么,纪雨绮火速结束通话,长长舒了口气。

左手手掌下传来痒痒的摩擦感,纪雨绮猛然抬头,沈哲一脸无辜地看着她,漂亮的眼眸眨了眨,示意她的手还捂在他脸上。

纪雨绮连忙收回手,“不好意思……你找我有事吗?”

沈哲眼神幽怨,声音寂然,“我只是你朋友的哥哥?”

她讨好地笑,“只是骗我弟弟的嘛,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呀……”

“我只是你朋友的哥哥。”

他就像复读机一样,再次重复,眼神越发幽怨,搞得纪雨绮觉得自己罪大恶极,她一头黑线地安慰,“别计较啦,我只是随便说说的,大不了下次我介绍你和阿翰认识。”

闻言,沈哲脸上的幽怨一扫而光,眉眼弯弯,心情很好的样子,“是作为男朋友介绍给他吗?”

纪雨绮嘴巴张了张,想说什么,最终没有说出口,苦笑道,“沈哲,不要开玩笑了,说正经的,你刚才找我有什么事?”

沈哲俊美的脸上,笑容渐渐隐去,漆黑的眼眸深深凝望着她,浑身的气势变了,冷清而霸气,这才是纪雨绮熟悉的沈哲。

他向她靠近,高大挺拔的身躯让她有种压迫感,他的目光专注,具有侵略性,他的神情肃穆又庄严,就像宣誓一般,缓缓道,“绮绮,我们交往吧,我要做你的男朋友,还要做你的丈夫。”

这就是他半夜三更跑到她房里,想要对她说的话,他的绮绮太美好,如果他不早一点挑明,等到她被其他男人拐走的时候,他一定会后悔一辈子!他要让她明白,他对她的感情是认真的,不是暧/昧,也不是闹着玩,是真心的喜欢。

纪雨绮浑身一颤,不敢置信地瞪大眼望着他,怎么会……上一世,直到她跟江天豪结婚的前一天,沈哲才向她表白,她才知道,原来他爱了她很久。这一世,她甚至以为他不会喜欢上丑恶的她,没想到他还是喜欢上了,并且这么早就向她表白。

她摇了摇头,不,这不符合逻辑,事情不应该是这样的……

沈哲看她一脸茫然的摇头,还以为她拒绝接受他的感情,眸光倏然一暗,薄唇紧紧绷着,他英俊的面孔在灯光的渲染下显得越发俊美,犹如神袛一般高高在上,不可亵/渎,只是没有人透过他的眼睛,看明白他内心的悲伤,有生以来第一个让他心动的女子,极可能是唯一的一个,他爱她,她却不喜欢他。

那种心伤,难以言明。

他退后一步,俊美到极致的脸冷清出尘,两人之间似乎突然被划开一条鸿沟,她站在彼端望着他疏离而淡漠地远去,他的眼眸甚至不曾看她一眼。

纪雨绮陡然间回忆起那晚做的噩梦,他也如这般,无情地离她远去,心底突然涌起巨大的恐慌,就如潮水,将她淹没,令她窒息。

砰地一声,房门重重关上,空荡荡的房中只剩下她一个人,她身子冰凉,心也渐渐失去温度,她蹲下/身子,头埋在冰冷的膝盖间,梦呓般呢喃,“果然,你只是说说而已……”如果不是说说而已,为何突然绝情离去,沈哲,你再也不会回来了,是吗?

这样也好,至少我不会再拖累你,可是为何,我的心里会这么难受,就像被人剜了一刀,好痛。

世界上那个无限包容她的男人终于离她远去,又要一个人面临无尽的黑暗了吗?

膝盖上一片湿濡,泪水从指缝间滑落,啪嗒啪嗒砸在木质的地板上,很快留下一滩水迹。

她不知自己保持这个动作多久,后来,竟然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梦里,有人温柔地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宽阔温暖的胸膛令她安心,她下意识地环抱住那人,梦呓呢喃,“沈哲……”

沈哲垂眸,凝望着怀中的小女-人,她乖顺得犹如小猫,平日的伪装尽数撤消,两只肉呼呼的爪子环在他的腰间,泪痕未干的脸上露出甜美的笑容,他微绷的唇角这才松懈几分,深邃的眼眸涌动着复杂的情愫,喃喃道,“果然还是无法放手么……既然如此,又何必放手呢……”

绮绮,为了得到你,即使与天争又何妨。

纪雨绮倚着柔软的棉被醒来,看到陌生的房间装饰,还以为仍在梦中,闭了闭眼,又用力睁开,昨晚的记忆瞬间回笼,她抱着棉被怔怔地坐了起来,许久之后,无声地叹了口气。

她知道,昨晚她在地上睡着了,一定是沈哲将她抱回了g上。

沈哲,我们还能回到过去吗?

纪雨绮梳洗完,换好衣服下楼,一名穿着燕尾服,不苟言笑的老者迎了上来,纪雨绮认得他,他是沈哲别墅里面的管家,林伯,外表严肃,其实内心很慈祥的老人。

“纪小姐,早上好,您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

“谢谢你,林伯。”纪雨绮顿了顿,又道,“沈哲,他已经去公司了吗?”

“是的,少爷临走前吩咐,不要打搅您的休息。”

自从沈哲搬出沈家大宅之后,林伯就一直跟在他身边伺候,甚至沈哲去国外留学,他也跟着去,在他的心里,这个大少爷就像他的儿子一般,他很清楚沈哲对纪雨绮的感情,也希望他们俩能在一起,所以他有意无意地说一些话,以撮合他们。

比如:

“纪小姐,少爷从小就内向,他没有跟女孩子交往过,也不知道该怎么与女孩子相处。可能偶尔会表现冷淡,但是他的爱意绝对不会少。”

纪雨绮笑容僵硬,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纪小姐,少爷为了谈恋爱,特地买了很多有关女孩恋爱心理方面的书籍,你有没有发现他每天都在变化,越来越不像以前那个冷冰冰的少爷了?”

纪雨绮笑容裂开了一条缝,原来是这样,难怪沈哲越来越妖孽,都怪那些乱七八糟的书籍啊,她面对他,抵抗力越来越弱了。

林伯担心纪雨绮误会,又加了一句,“当然,这只是对您,面对其他女-人,少爷还是以前那副冷冰冰的态度。”

额,林伯,您真的不必加上这么一句话。纪雨绮脸颊尴尬地红了红,打断林伯的滔滔不绝,“林伯,谢谢你告诉我这些,不过,可不可以先让我吃一点东西,我好饿……”

林伯一脸严肃,“很抱歉,我差点忘记了,马上为您端上食物。”

直到纪雨绮坐上回家的车,耳畔还回荡着临走前林伯说的一段话,他说,“纪小姐,少爷很喜欢你,我从来没有见他为了一个人这么努力地改变自己,纪小姐,如果你也喜欢少爷,不要让他失望好吗?在他的人生当中,可以信任的人已经很少了。”

就是这些话,让纪雨绮眼眶一酸,差点落下眼泪来。

她纪雨绮,何德何能,可以得到一个男人这么深沉的爱,上一辈子,她已经欠他良多,这一辈子,难道还要欠他吗?

上一世,她对他充满愧疚,这一世,她只想着补偿他,守护他,从来没有认真思考过对他的感情,她对他,到底是责任,还是……喜欢?

纪雨绮脑袋乱成一团麻,两手揉着鼓鼓跳动的太阳穴,心情说不出的烦闷。

她还没有思考出结果,汽车已经停在纪家别墅外面,纪雨绮下车之后,谢过林伯帮她安排的司机,迈着施施然的步伐向家门走去。

婚从天降:总裁请走开

作者:迟小宴类别:现言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