止浔苏白梨小说-苏白梨止浔小甜梨娱乐圈全文免费阅读

  • A+
所属分类:言情小说
摘要

男女主角止浔苏白梨小说书名为《小甜梨[娱乐圈]》,这是逐心写的一本娱乐圈类型的打脸甜宠文,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男主止浔是著名的摄影师,娱乐圈很多人找他拍照,但都拒绝,理由是他只拍景不拍人,在止浔一次拍摄中细心的网友发现传说中只拍景不拍人的止浔的镜头里出现了一个颜值超高的女生,而那个女生是新晋演技派小花苏白梨,一下子娱乐圈炸了锅,没过一会此事便上了热搜榜第一名。

  • 状态:完本属性:免费主角:止浔 苏白梨时间:09-30

    字数:74874

男女主角止浔苏白梨小说书名为《小甜梨[娱乐圈]》,这是逐心写的一本娱乐圈类型的打脸甜宠文,小说全文讲述的是男主止浔是著名的摄影师,娱乐圈很多人找他拍照,但都拒绝,理由是他只拍景不拍人,在止浔一次拍摄中细心的网友发现传说中只拍景不拍人的止浔的镜头里出现了一个颜值超高的女生,而那个女生是新晋演技派小花苏白梨,一下子娱乐圈炸了锅,没过一会此事便上了热搜榜第一名。

苏白梨止浔小甜梨娱乐圈全文免费阅读

苏白梨还没有反应过来,匆匆进来的男人已经大步流星走来,一把拉住她的手腕。

她手腕生疼,“轻点儿,会疼啊……”

止浔看也不看她,冷眼看向同样发懵的徐望南,口中说:“跟我走。”

苏白梨被他拉得站起身,又挣脱不得,只好可怜巴巴地看向徐望南。

这眼神落在止浔眼里,更气——他来救她,这小怪兽不领情也就罢了,居然还向没安好心的狼崽子求援?

这要放在以往,他多一句也不会说,早就拂袖走人了!可,谁叫这不懂事的小怪兽偏偏闯进他的眼睛里了呢。

“慢着慢着。”徐望南伸手,拉住苏白梨的另一只手腕,“浔哥,你这是做什么?”

苏白梨一手被一个人拉着,立刻成为周遭视线的聚焦,白皙的面孔浮上一层红晕,“止老师?”

止浔不想在众目睽睽之下让小怪兽难堪,无论她是不是因为单纯而受骗,这种事传出舆论总归是对女孩子更加不利。

他压低声音:“出去再说。”

苏白梨为难地看着桌上刚吃了一半的酒菜:“可我还没吃完呢。”

她的杯子里红酒已经见底,难怪满面飞霞。

灌酒,灌醉了意欲何为?止浔眼风一寒,利刃般剜向徐望南。他知道圈子里乱,但没想到有人已经把手伸到他身边来了。

徐望南还坐着,瞟着菜说:“浔哥,我和白梨才刚吃了一半,你要是想吃可以一起。但是中途把女孩子带走,就不合适了。”

止浔从牙缝里挤出一声:“无耻。”

这下苏白梨和徐望南都呆住了,尤其苏白梨,她实在不知道一起吃顿饭怎么就无耻了?

徐望南到底谈过恋爱,对男人那点小心思比他这没谈过恋爱的妹妹了解多了。被莫名其妙的针对,比起生气,他反倒是觉得有趣居多——

多年前,作为楠戏的学生代表接待声名鹊起的摄影大师止浔,徐望南就很好奇,凭什么一个只比他大三两个月的同龄人,就能被冠以大师之称?

直到见到真人。

那时候止浔比现在要更冷淡一些,目光几乎不与人接触,说话能一个字绝不用词,能用词绝不讲句,在候场室里,像个浑身散发着生人勿近气息的大冰块。

徐望南和同学还曾议论,这真是架子比名气还大。但很快,随着止浔登上演讲台,在那个只有他和大自然作品的时空里,冷淡如他突然侃侃而谈,金句频出,判若两人。

后来徐望南才听说,这个从摄影大赛杀出道的年轻男人是个摄影痴,为了拍出心目中的极致,什么险峰戈壁都去,且一呆就是数月,生死未卜都是常事。

所以,他没那份闲心,也没那个必要浪费时间在无谓的社交上。

止浔的冷漠来源于他对周遭人的不在意。

徐望南忽然很好奇,是什么让他这样反常的“多管闲事”,又看了眼红着脸的表妹,难道……是喜欢他们家白梨吗?

“他说你面相不好,不像好人。”苏白梨的话犹在耳畔,徐望南鼻孔里出了口气,他可是个记仇的人呢。

“算了,下次我再带你吃别的好吃的。”徐望南站起身,依旧牵着苏白梨的手腕,“今天先这样,我们出去说。”

苏白梨被左右牵着,两人都不松手,她一生气,用力把两人都给甩开了,快步往外走去。

止浔和徐望南都追上前,奈何路窄,只容一人通过,对峙了两秒,终究是徐望南退了半步——妈耶,他可听说止浔练过散打,好汉不吃眼前亏。

停车场里灯光昏暗,苏白梨停下脚步,回过身,满脸的不高兴:“止老师,这会是我的私人时间。”

白天她在烧烤店打工,这大魔头呼来喝去也就算了。这会儿是她在休息,吃个饭而已,忽然被捉贼似的逮走,算什么呀?

“我知道。”止浔说,“私人时间可以做的事很多,能交的朋友也很多,应该有所选择,远离心术不正的人。”

“徐望南他是我——”

“对,”徐望南打断了苏白梨的话,“我就是白梨的朋友,一起吃顿饭不知道有什么错,要被浔哥扣上心术不正的帽子?”

止浔冷眼:“你自己清楚。”又是邀请开房,又是吃饭喝酒,司马昭之心。

徐望南问:“敢问,浔哥这话是以什么身份在质问我?”

面对苏白梨委屈的眼神,止浔垂睫:“既然她叫我一声老师,我自然不能眼看着她为梦想误入歧途。”

“老师啊……”徐望南念着,“楠戏那么多学生都叫你一声止老师,怎么不见你一个个亲自照拂?反而一直盯着我和小白梨。”

听见他如此亲密的称呼小怪兽,止浔的不愉快再度攀升,“别人我看不见,自然管不着。”

这是真的,其他人就算看见了他也认不出来,当然不会多管闲事。而这个小怪兽,莫名其妙地闯了进来,他又怎么可能坐视不理,让她懵懂犯错?

一直听着两人针锋相对的苏白梨好不容易听懂了七八分,犹犹豫豫地开口:“止老师,你是不是那天听见徐望南说要带我去酒店了?”

“你……”止浔欲言又止。

苏白梨这下彻底明白了,原本微红的小脸一下涨红,抿着小嘴,大眼睛固执地盯着止浔:“然后,你以为徐望南今天约我吃完,就是为了灌醉我,带我去酒店,而我早就知道他有歹念,还陪着他单独吃饭?”

止浔:“……”

徐望南:“……”

两个男人藏着掖着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就被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大大咧咧的扯白了。

止浔的沉默,让苏白梨忽然觉得胸口特别闷,就像被什么捂住了口鼻,呼吸不畅。

她向来过得简单,喜欢演戏就不顾老爹反对独自跑来楠戏,喜欢徐望南这个表哥就亲近无所谓性别,喜欢止浔……不对,只是喜欢他的长相,就愿意与他多接触一点。

不需目的,没有企图,坦坦荡荡。

可就是这个她才刚刚觉得其实还不错的止老师,居然一直在怀疑她的人品!

“小怪兽,我不是怀疑你,是怕你单纯被人骗了。”

苏白梨退了一步,躲开止浔的手:“没有哪个女孩子会傻到对这种企图毫与知觉的。与其说是被骗,还不如说是周瑜打黄盖,各取所得。”

止浔微怔。

他印象里的苏白梨天真烂漫,是不谙世事的小女孩,哪会说出这种话?

“今天对不起啦,害你也没能好好吃饭,”苏白梨不理会止浔,转头对徐望南说,“进组以后我再找时间补你一顿饭。”

徐望南:“白梨,你……”

苏白梨挥挥手,打断了表哥的话,“我喝了点红酒,脸热,走路回去吹吹风,再见。”

说完,看也没看止浔,手背在身后,故作轻快地快步离开了。

路灯把她的影子拉得很长,止浔才发现自己就算只凭影子也能认得出她来。

“我听说,浔哥你跟白梨说我不像好人,让她离我远一点。”徐望南在他身后说。

“……”这小怪兽还真是什么都说,“行得正不怕影子斜。”

徐望南点点头:“这话我赞同,但问题就在于,你真不觉得我跟白梨有那么一点像?”

苏白梨是小圆脸,眼头圆而眼尾尖的杏仁眼,眉浓而微坠。徐望南则是微胖,浓眉大眼,戴着黑框眼镜。

见止浔看着自己,徐望南摘下眼镜,挑眉对视。

……不觉得。止浔的人脸识别只在苏白梨脸上有效。

徐望南急了,指着自己的眼睛:“这里啊!一模一样好不好?……算了,直说吧,我妈姓苏。”

止浔:“……”

“我管白梨的爸爸叫舅舅。”

“……其实你不戴眼镜有点像好人。”

惹毛了苏白梨,并非徐望南的本意,他只是想报止浔说他不像好人的仇而已,现在止浔瘪也吃完了,他觉得有必要研究下一个课题。

“所以浔哥,我对白梨的事上心,是血缘亲情,那你呢?这样大老远的来英雄救美,总不会真就因为她叫你一声老师而已吧。”

停车场外,四岔路口灯火阑珊,早已看不见小怪兽落寞离开的背影,止浔喉头发紧,不知要怎么回答徐望南的问题。

学生虽多,能记得的只她一个。

女孩虽多,能走进他心的也只她一个。

但这是出于“今生第一次”的新鲜感,还是别的……止浔真的无法确定。

“白梨是舅舅老来得女的心头肉,也是我最宝贝的表妹。”徐望南看着止浔沉静的眸子,一字一句地说,“在这个圈子里,有我看着,绝对不会让别有居心的人伤害她分毫。”

止浔下意识地说:“谢谢。”

“你是用什么立场谢我?”

“……”人家是兄妹,他是什么。

徐望南目光探究,“浔哥你出了名的不近女色,我只希望你不要过分亲近白梨,让她有所误会后又离开。白梨单纯,这种事伤不起。”

四岔路口忽然伴随着尖锐的刹车声,传来阵阵嘈杂。

有人尖嗓叫着:“出人命了,快报警啊!”

小怪兽正是往那个方向走的,止浔几乎一秒也没有迟疑,拔足朝岔路口跑去。

刚跑出不远,手机就激烈的震动起来,他心不在焉地一边跑一边按下接听。

听筒里嘈杂的背景中传来一口方言:“喂!你是骆骁那小子的什么人?”

横贯的街道上,一辆车鸣笛。

鸣笛声也同时从听筒中传了出来,止浔渐渐停下脚步,凝神分辨着手机里的杂音。

终于让他听出一道娇软又惊恐的声音:“骆老板你醒醒啊……”

全文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