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小说全文 刘怜葛凌最新章节阅读

  • A+
摘要

推荐指数:10分

亡***小说全文 刘怜葛凌最新章节阅读

推荐指数:10分

精品好书《亡***》由知名作者***最新创作的女生灵异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刘怜葛凌,小说文笔超赞,没有纠缠不清的情感纠结。下面看精彩试读:我是艺校学生,家里穷,被骗到偏远山沟里哭坟我战战兢兢的烧纸、磕头,希望可以平息死者的怨气。可该来的还是来了,以致于现在说起,我的腹中还传来一阵阴凉冤有头债有主,为何偏偏要缠着我?午夜里我咬着唇脂,对着镜子一遍遍问我自己,难道仅仅是因为我长得美?

《亡***》 第六章 报复 免费试读

我当着教室里那多人的面前落了段宏的面子,他的脸色明显不太好看。也许是当着这么多人不好发作。
他冷哼了一声,眼睛里闪烁着对我势在必得的光芒,将礼盒收到了口袋中,转身坐在了一个离我不远的位置上。
老教授走了进来开始上课,教室里关于我和段宏的议论声也渐渐没了。我虽然一副听课的样子,心里头却烦躁的要命。小璃看我不对劲,也不敢开口说话,写了张纸条递给我,上面写着:别管他,像段宏这种公子哥儿,你越拒绝他越来劲,就是贱!
我噗嗤一声险些笑了出来。那个“贱”字,小璃还特别把它描黑,还画了个圈打了感叹号,我瞥了眼不远处埋头大睡不听课的段宏,居然也觉得特别贴切。
本来以为这事就算过去了,我也能消停一阵子。可没想到,第二天早上,我又收到了署名段宏的鲜花和卡片,卡片上写着:小怜,我对你势在必得!
我顶着枯黄的脸色,一声不吭地连花带卡片扔进了门外的垃圾桶。小璃刚起床,还有些迷迷糊糊地抱着被子坐在床上,可还是带着关心地问我:“小怜,你怎么了,这几天我都感觉你不太对劲,你要是出了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别一个人瞒在心里。”
“我没什么事,就是上一趟跑的有点太累了。小璃,你跟飞哥说一声,帮我请一下假,我这阵子可能都没办法再去接伴游的活了。”
我根本不能对小璃说出在我身上发生了什么,可小璃的关心还是让我冰冷枯寂的内心中涌入了一股暖流。
小璃打了个哈欠,答应了我。让我在宿舍好好休息。正好今天没课,她要去飞哥那里接单子,顺便也可以帮我跟飞哥请假。
伴游女的工作,向来时间上都比较宽松。葛清出手那么大方,飞哥肯定也拿了不少抽成,即便不用我说,短时间内他估计也不会再给我接别的单子。再说,伴游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熟客的生意最好做。
我现在,最发愁的是肚子里的这个鬼胎。
随便说了两句话,送走了小璃,我把验孕棒放在兜里装着,起身就往市里头的医院去。
自从发生了那些事,我就特别怕冷。哪怕是坐在公交车上,外头上午的阳光暖洋洋地照在身上,我的小肚子还是抽冷的疼。
我知道,跟那个鬼,和我肚子里的这个鬼胎,脱不了关系。所以,这个孩子,我一定不会要!
他的父亲害了我,我无论如何也不会留下他。更何况,他们都不是人,而且鬼……
心里面就这么乱糟糟的想着,我下了车,到了市医院的妇产科挂号。
给我诊断的中年女医生冷冷地看了我一眼,眼神里面有不屑和了然,好像看透了我一样,一边冷声问我一边在病例卡上写着东西:“多大了,叫什么?”
我告诉她我的名字叫刘怜,今年二十岁。
“大学生吧?来检查自己一个人来,没人陪你?”
“没有。”
诊室里只有我们两个,我却还是从女医生的口吻中感觉到了浓浓的羞愤,我还没开口,女医生就又说:“你先去做个检查,看看什么时候怀上的,你再决定是要留还是不要留。”
我拿着病例卡往检查室走去,身后女医生摇了摇头,叹息说:“现在的年轻人啊,一个个都不自重不自爱,真是作孽。”
我攥紧了病例卡,可猛地一沉的心告诉我自己,她说的没错,我已经不干净了,我被一只鬼玷污了!
我永远都会恨他!
按照流程检查过之后,女医生对我说,我怀孕还不到两周,要是想要流产的话,就得再等四十天,等到胎儿成型之后才能去做手术。
我知道检查结果之后,浑浑噩噩地拿着病例出了医院。也没管女医生在后面怎么说世风日下。
还要等四十天……我还要再跟这个鬼胎朝夕相处四十天!
一般女人怀孕的时候,都会有母性流露,对未出生的胎儿,百般珍惜和怜爱。
可轮到我的时候,却满是痛苦和拒绝。就像是觉察到了我的推拒情绪,小腹处的冰凉气息游动的更快了,就如同一把冰锥,在我的身体里游走钻孔,钻心的痛,同时又压迫着我的神经,让我止不住地弯下腰干呕。
魂不守舍地回了宿舍,经过楼下准备上楼的时候宿管大妈却把我叫住了:“刘怜是吧,我这里有别人给你的东西,你过来拿一下。”
我的心里咯噔一下,无奈地跟宿管一起进了管理室,看见桌角一大捧娇艳欲滴的烈焰玫瑰,旁边放着一盒包装精美的巧克力,夸张的名片上写着段宏的名字。
果不其然,宿管把这两样东西递给我,还多嘴地劝我矜持几天也就算了,两条腿的男人好找,大方又阔绰的金主才是最难找的。
我摇摇头,没有接她手里的东西,委婉地跟宿管说了以后这些东西我都不会收,如果段宏再来的话不用理会。
说完,我直接上了楼,揣在兜里的手机却震动了起来,是一条陌生号码发来的短信:“刘怜,我是段宏,我喜欢你很久了,能给个机会吗?”
我也没精力应付他,随便编辑了一条短信回过去,说:“段宏,我们真的不合适,请你删了我的手机号码吧。”
发完短信,我往床上一躺,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可朦胧中,竟然身处一片黑暗中,我的面前趴着一团青黑色模糊的血肉,还在不停地流着黑色的血液……
我的心一抖,刚想逃离,却看见那团血肉慢慢抬起头,露出一张婴儿的可怖鬼面,向我阴森森地咧嘴一笑……
“啊!”我惊声尖叫着猛地睁开眼,胃部又传来一阵阵的痉挛,我连滚带爬地跑到厕所大口呕吐,依然去不了胃里的血腥恶臭。
“为什么……为什么是我……”我大汗淋漓地靠在马桶边,看着镜子里自己憔悴青白的脸,不复几天前的光鲜妍丽,根本不像是个青葱少女,反而像是个充满怨气的女人……
我的泪水滚落到地上,低声痛哭着。
没多久,窗外的阳光暖暖地照在我的身上,伴随着奇异的闪烁光芒,我小腹的疼痛和胃的痉挛竟然都渐渐缓解了。
我挣扎着站起身,被窝随意丢在床上的手机屏幕又亮起,显示了那条短信的内容:“刘怜,你三番五次地不给我面子,我对你的喜爱和忍耐是有限度的!”
我冷笑一声,擦擦嘴,直接将段宏发给我的两条短信删掉了。不经意间发现那枚戒指不知道什么时候从盒子里滚落了出来,躺在我挂着的外衣下方,在阳光的照射下发出晶莹剔透的光芒。
我怔怔地看着那枚戒指,心头涌上的想法越来越坚定。等打了这个鬼胎,我就换一份工作,不去做伴游,跟以前这些过往一刀两断。什么男鬼小鬼,都必须从我的生活中离开。我想要的,只是平静的生活而已。
“吱呀”一声,小璃推门进来,她顺着我的目光看向那枚戒指,忽然就笑的贱兮兮,问我是不是有金主对我有意思。
“没有,你想什么呢。”我把戒指放回去,盖上了盖子,岔开了话题:“你今天工作怎么样?”
“还不就是那样。”小璃也没在意,忽然想起了什么,有点紧张地对我说:“段宏好像不简单,小怜,你一定要离他远一点。”
我有点诧异,不过就是他追求我被我拒绝了,这有什么好让我怕的?
小璃神色很是严肃,之后听她说我才知道,段宏家里是做生意的,而且做的还不小,不然飞哥也不会一听小璃提起这个名字就想起了他是谁。
小璃原本只是想让社会阅历丰富的飞哥帮我想个办法,飞哥却一脸严肃地告诉她段宏不好惹。
原来,段宏是出了名的偏执。只要他看上的东西,不择手段也要得到。他不仅偏执,而且极受段家宠爱。两相综合,便养成了他现在极端激进的性格。
小璃还说,飞哥叮嘱我不要给段宏没脸。他一旦被拒绝,手段就会越来越极端。
我苦笑着对小璃说,我这下可算是把段宏得罪厉害了。我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喜欢我,可又没有哪条法律规定他喜欢我,我就必须得接受他。
“被这样的无赖缠上,才是最头疼的。”小璃叹了口气,打开电脑,上了我们学校的论坛看看消息,突然脸色一变,指着屏幕失声喊道:“小怜,他也太过分了!”
我凑过去看了一眼,也是瞬间变了脸色。愤怒、羞辱和不敢置信瞬间涌进我的内心。
那条帖子的标题,赫然是“八一八我们学校最会装清纯的***刘怜。”
我哆嗦着拿过了鼠标,点进去一看,置顶内容是几张我穿着长裙戴着珠宝和客户们一起参加酒会的照片。下面还配了文字:“谈恋爱哪有做鸡好。”
“一看就是段宏在报复你!”小璃一拍桌子,也是满面怒色:“飞哥刚跟我说过他人品不行,没想到他一被拒绝就开始散步这样谣言……”
八卦总是会格外吸引人们的注意,何况是在艺校,本来就是非多。短短几分钟,这条帖子就盖了一百多楼,还有人在下面评论说,看到了段宏烛光告白和钻石项链都被我拒绝的一幕。本来他还认为我很清纯很矜持,可看了那几张照片,他也觉得我是个***。
发帖的楼主紧接着又发了几张类似的照片,用义愤填膺的语气说,她之所以把我八出来,一是看不惯我平时故作清高的样子,二是不想让段宏这么一个帅哥栽在了一坨狗屎里。
小璃嘴都气歪了,她抖着手,说:“这些人,太过分了!我们去找人删帖,告她造谣!”

全文阅读